将对2016年经济产生重大影响

2020-05-14 08:24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于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出实施相互配合的五大政策支柱。结构要调整不是那么轻而易举的事情,我们要对这种短期内带来的冲击做好妥善处理。结构的调整会影响到经济的增长速度,但还必须保持一个稳定的速度,所以一定要发力,要从供给端发力,补短板,投资还需挑大梁。

从总体分析来看,我国经济平稳的基本面没有变,但同时也在面临着巨大的下行压力。当下,通缩趋势明显、行业产能过剩、企业经营困难、财政金融风险等问题正日益凸显。

然而,化解产能过剩不可能一蹴而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就提出,积极稳妥化解产能过剩,就要尽可能多兼并重组、少破产清算。

对此,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建议,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勇气,要勇于去面对,同时也要把握好处置产能的方法,能兼并重组的尽量少破产清算,使这种处置更加温和,即便必须破产的企业,也要做好职工的再就业、再培训、再安置的工作,一定妥善处置好银行的负债,使震荡能够降到最低。

产能过剩已成为阻碍中国经济发展的突出问题,直接导致企业利润率下降。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1-10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同比下降2%,降幅比1-9月份扩大0.3个百分点。在钢铁、煤炭这两个产能过剩最严重的行业,利润下降更为明显。

王永庆也指出,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更注重“需求侧”,强调投资、消费、出口“三驾马车”对经济的拉动,但随着我国经济结构从生产型向服务型转变,要更强调“供给侧”的质量和效率,稳定增长要更加注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不仅回顾总结了2015年的经济工作,分析研判了当前国际国内经济形势及变化,更为2016年的经济工作重点和宏观政策走向定下基调,列出了未来宏观经济发展规划。特别是恰逢“十三五”开局之年,其受关注度不言而喻。

徐洪才也表示,“僵尸企业”出清不是一件易事。他举例说,今年我国减少钢铁产能大约7000多万吨,明年计划再减少1.2亿吨,这种力度不算小,会对企业带来很大的压力,可能会暴露出就业、社会等问题,我们应尽可能防止大的冲击出现。

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表示,像钢铁、煤炭这两个领域,产能过剩的幅度一般都在30%以上。所以,由于严重的供过于求,这些行业里面大概已经出现40多个月的ppi(工业品出厂价格)负增长,工业利润也出现负增长,相当一部分企业已经是停产或半停产的状态。

王永庆也指出,企业是社会经济当中的最初级细胞,企业方面的改革措施将是带动2016年经济的一个重大举措,企业好经济就会向好,政府应在财政政策上对企业给予更多的支持,特别是深化国企改革,将对2016年经济产生重大影响,明年经济会有一个较大提升。

具体来看,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于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出实施相互配合的五大政策支柱。一是宏观政策要稳,为结构性改革营造稳定的宏观经济环境;二是产业政策要准,准确定位结构性改革方向;三是微观政策要活,完善市场环境、激发企业活力和消费者潜力;四是改革政策要实,加大力度推动改革落地;五是社会政策要托底,守住民生底线。

据相关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我国gdp同比增长6.9%。11月初发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提出,今后五年,中国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的目标,2016年至2020年经济年均增长底线是6.5%以上。从数据上看,中国经济在保持稳定的基本面上,增速上有所放缓,但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透露出的信号表明,在保速同时未来会更加注重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

“我认为结构要调整不是那么轻而易举的事情,我们要对这种短期内带来的冲击做好妥善处理。结构的调整会影响到经济的增长速度,但还必须保持一个稳定的速度,所以一定要发力,要从供给端发力,补短板,投资还需挑大梁。”徐洪才表示。他建议,应在技术设施建设、战略性新兴产业、未来消费品、民生领域增加投资,用新的增长点做好补短板。

原因就在于,产能过剩的企业多有大量负债,有些企业债权债务关系非常复杂,处理不好还会造成连锁反应。另外,有些行业属于结构性过剩,即“低端过剩、高端不足”,这类过剩行业中也有产品市场需求旺盛的好企业,如果一刀切式地用“限贷”、“断粮”的办法化解产能过剩,反而会影响产业转型升级。此外,产能过剩产业大多是劳动密集型行业,就业人数众多,如果大规模破产清算,也会带来劳动力失业等社会问题。

2015年,面对错综复杂的国内外形势,步入新常态的中国经济可谓是走出了一条改革创新之路。据相关数据显示,在世界经济处于“亚健康”的情况下,今年前三季度,中国经济保持了近7%的增速,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30%左右。

对此,全国政协委员、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经济形势的研判,明确了我国在整体经济增速和就业有韧性的同时,也必须忍受结构调整的阵痛,一部分产能过剩企业要被淘汰出局。

“未来中国所面临的重大历史机遇和所具备的巨大发展潜力、韧性和回旋余地,仍与供给方面的特殊国情、特定转轨、特色化结构变迁有关,应以生产关系的自我调整继续解放生产力,以体制改革促进结构优化和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充分释放制度供给潜力,继续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稳步而持续地提升。”贾康对记者说。

在贾康看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破解深层次难题所需。他指出,我国未来的发展将面临来自内部和外部两方面减速的压力,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难度显著加大。倘若不能正确认识潜在增长率的应有水平,而一味通过政策刺激追求经济高速增长,很可能导致经济大起大落。

回顾与总结是为了对未来更好地谋篇布局。2015年已接近岁末年尾,2015年中国经济成绩单如何?在总结了今年中国经济工作的同时,面对当前复杂的经济形势,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又作出了怎样的部署,释放出哪些信号?将对未来中国经济产生哪些影响?围绕这些热点问题,政协委员、业界专家等相关人士纷纷表达了看法……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指出,着力加强结构性改革,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提高投资有效性,加快培育新的发展动能,改造提升传统比较优势,增强持续增长动力。

“我个人认为,中国经济仍面临很大的下行压力,为了防范经济出现断崖式的下跌,必须经历经济结构调整的阵痛期。但若能按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精神改革到位,方向明确,2016年经济走势还是会总体向好的。”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部长徐洪才对记者如是说。“明年的就业和物价总体上会比较稳定,虽然有一定通货紧缩的压力,但较之今年1.5%的通胀率来说,明年可能会在2%左右。”徐洪才预测。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指出,今年主要目标任务的完成,标志着“十二五”规划可以胜利收官。但会议也提出,一方面我国经济发展基本面是好的,潜力大、韧性强、回旋余地大;但另一方面也面临着很多困难和挑战,特别是结构性产能过剩比较严重。

而谈及2016年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民建中央副主席王永庆对本报记者表示,明年中国经济发展仍会面临下行压力,但从整体而言仍在可控范围内,我们在看到风险点和不确定性的同时,也要把稳中求进的好的势头保持下去,中国经济发展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变。